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娇妻绿我心2

2020-09-25 21:09:29


(三)转眼间,距离余江住进合租房已经过去好几天时间了,我们几人和他之间的相处还算融洽,经常都会有说有笑的,气氛一直不错。

    这一天,难得正常时间下班的我,心里想着早点儿回家,然后带婉儿去最近新开的一家很火的韩国料理店吃晚餐,结果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居然刚好赶上了婉儿今晚需要加班,于是没能去成。

    虽然心里有些失望,但是无奈如今的我和婉儿在各自的公司里都还只是实习员工的身份,所以被老员工欺负,工作量繁重也是常有的事,我自然也能够理解婉儿的辛苦和压力,心里没有半点埋怨她的意思,反而还很心疼他。

    不过,既然婉儿不能回来,难得这么早下班的我当然不会一个人宅在屋子里,索性拉上同样待在房间里的子鹏和晓梅,一起来到了小区楼下的烧烤摊撸串儿,放松一下心情。

    原本我还想着把余江也叫上一起,结果发现他的房门是紧锁着的,想必也是还在加班没有回来吧。

    小区大门旁边的露天烧烤摊,我和子鹏还有晓梅围坐在一张圆桌前,桌子上摆满了香气扑鼻的各种烤串儿,晓梅已经忍不住美食的诱惑,不顾形象的吃了起来。

    坐在晓梅旁边的子鹏看到晓梅的吃相,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和我碰了一个,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闲聊着。

    “我说阿川,你的心可真够大的。”

    “嗯?心大?为什么这么说?”灌了一口啤酒,我放下手中的酒杯,不解的看向对面的子鹏。

    “还不就是那个余江,没想到阿川你居然真能容得下他。”

    原来子鹏是在说如今余江和我们合租住在一起的事啊,呵呵,真是的,这小子怎么比我还敏感。

    “哦,你说他啊,呵呵,我觉得没什么吧,他和婉儿的事都过去多少年了,更何况那时候他们才多大。”

    “嘿,你这想法也真是够可以的,以前年纪不大,难道现在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吗?你还真是有够放心那小子的。”说完,子鹏相当无语的白了我一眼。

    “我倒不是相信他,我是相信婉儿,毕竟婉儿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儿,难道你们还不清楚吗?她根本不可能再和余江扯上什么关系。”

    “婉儿的性子我们当然了解了,可是把情敌放在自己女友的身边,你的这种行为……”

    “哈哈,好啦,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啦,我们现在的关系也只不过是老同学而已,况且我总不能以他和婉儿曾经谈过恋爱为由,就把人家给赶出去吧?我也没有那个权利啊。”

    “这倒也是……”

    听完我的话,子鹏低下头思考了片刻,最后终于是没再继续说什么,拿起酒杯又灌了几口酒。

    “哼,要我说嘛,子鹏他就是小肚鸡肠,如果这是我的初恋男友住进来,估计他早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和人家打起来了,一点素质都没有。”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晓梅突然开口了。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说起晓梅,现在还是一名实习护士,之前也是和我们在同一个大学校园里,而且在大一的时候她就和子鹏相恋了,之后通过我和子鹏的关系,晓梅和婉儿也互相认识了对方,如今更是已经成为了相当不错的好闺蜜。

    虽然晓梅的模样不及婉儿那么漂亮,但也属于绝对的美女,而且她的身材相比于婉儿略微丰满一点儿,当然了,只是略微丰满,和胖这个词可是完全挂不上钩。另外她的性格也是平时就比较活泼,和熟人之间更是玩的很好,所以她和婉儿其实是两种风格完全不同的美女,都很吸引男人的眼球。

    “不是,你瞎说什么呢晓梅,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有时候我还真是好奇,像子鹏这种只是有点颜值的大老粗,到底是怎么把晓梅这种大美女给追到手的呢?不过再仔细一想,当时我追婉儿的时候好像也没有什么资本……晓梅翻了个白眼,嘴里的烤串儿一直就没有停下,对于子鹏的叫嚣表现的很是不以为然,一副神气十足的可爱模样。

    “你小不小气还用得着我来说呀,你自己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的脾气吗?”

    “你!”子鹏顿时被气的哑口无言,伸着手指了晓梅半天,硬是啥也没再说出来。

    “嘿嘿,怎样怎样,你能把怎样呀?”

    眼看子鹏吃瘪,晓梅明显更加得意起来,这也是平日里在他们两人之间经常会出现的画面,不过这一次,子鹏似乎并没有打算就这么轻易认输。

    “好,你这个疯丫头,等晚上回到床上,我就让你知道我能把你怎么样!”

    “哎呀,李子鹏你……你在乱说什么呢,你还要不要脸了呀!”

    听到子鹏突然说出这么下流露骨的话来,晓梅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瞬间反应过来,一时间有些慌了神,紧张又害羞看了眼此时还坐在他们对面的我,随后对着子鹏怒目而视。

    “我就不要脸了,怎么着吧,你不是都说了我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吗,那我今晚就要让你好好看看,我到底有多小气!”

    “呀!你这个混蛋,混蛋混蛋大混蛋!!!”听到子鹏还在不知收敛的继续胡说下去,晓梅终于扔下了手中的烤串儿,嬉闹着向子鹏扑了过去。

    看着这一对活宝在我面前又打又闹,明显就是在秀恩爱撒狗粮,我的心里一阵哭笑不得,索性也不去管他们,一边喝酒撸串儿,一边看着他们的“助兴节目”

    ……一个多小时后,撸完串儿,子鹏说什么也不让我请客,抢着跑去结账了,留下我和晓梅坐在位置上等着他。

    等待中的晓梅,自顾自的拿着手机在各种自拍,我看了看她,然后无聊的把目光看向了旁边的马路上,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白色的本田轿车刚好从马路边慢慢减速驶过。

    咦?那不是余江的车吗,他这是刚下班?不过,他的车上怎么好像还坐着一个女人?

    虽说余江这几年工作攒下的钱还买不起楼房,不过代步工具他倒是早就搞了一辆,在这一点上我还是稍微有点小羡慕他的,毕竟有了车去哪儿都会方便很多。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在我愣神的时候,那辆白色的本田轿车已经在不远处右转,向着小区大门开去,而这个时候,我也刚好可以看到坐在我这个方向的副驾驶位置上那个女人的侧脸。

    婉儿!?

    在这一刹那,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那冷艳端庄的侧脸,确实就是婉儿无疑啊!

    怎么回事,婉儿怎么会在余江的车上,为什么她会和余江一起回来?

    难道说,婉儿她对我撒了谎,她今晚根本不是在公司加班,而是和余江约会去了?

    不可能啊,以我和婉儿如今的感情,打死我都不相信她会这么轻易的欺骗我啊,可刚刚我看到的情况又该怎么解释呢?

    “喂,走了啊阿川,你还坐在那里发什么呆呢?”子鹏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回过神来,我这才发现子鹏已经结完账回来了,此时都已经和晓梅一起走出了几步远的距离,疑惑的回过头看着我。

    “啊,好,我这就来。”

    不行,这个时候我不应该胡思乱想,我需要冷静下来,先回去看看情况,然后听听婉儿会不会主动告诉我什么,之后再下结论也不迟。

    心里拿定主意,我的脚下也不再迟疑,赶紧起身追上两人,心情急切的向着小区里走去。

    几分钟后,我们三人回到了合租房,走过客厅的时候我看到隔壁余江的房门是虚掩着的,果然他已经回来了,这么说来,如果刚刚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会儿婉儿应该也已经回来了吧?

    心情略微有些紧张的推开房门,随即,一道靓丽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我的心里顿时一沉。

    在我推开房门的时候,婉儿应该是刚换下了身上的工作服,换上了一件平时在家里穿的蓝色连衣裙,此时她正站在床边整理着工作服,看到我走进来,转过头向我看来。

    “老公你回来啦,刚刚下去吃饭了吗?”

    听婉儿的语气,好像并没有什么不正常,而且她也没有因为紧张而躲闪我,难道,是我多虑了?

    “哦,我刚刚和子鹏还有晓梅在楼下吃的烧烤。”

    说话间,我已经走进了房间,在婉儿对面的床边坐了下来,暂时没有说出我刚刚在楼下看到她和余江一起回来的事。

    “你这是刚回来吗,婉儿?”

    “嗯,是呀,刚进门还不到两分钟呢,你就进来了。”

    “那你……吃饭了吗?”

    婉儿正在整理衣服的动作好像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并没有给出我任何回答,只是静静地继续把衣服整理好,放在一旁,然后在我身边坐下,目光里好像突然透露着些许忧虑。

    “老公,有件事,我想要跟你说一下。”

    坦白!?婉儿她这是要主动跟我坦白?我的心跳莫名的有些加快。

    “哦,什么事啊,你说吧。”表面上,我依然强装镇定。

    “那你要先答应我,听完我说的话之后,你不准冲动,可以吗?”

    不能冲动?不会吧,难道说婉儿真的已经和余江搞在一起了?这未免也太快了吧,余江他才住进来不过几天的时间啊!而且我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嗯,好,你说吧。”

    婉儿的脸色有些犹豫,不过听到我一口答应了她的要求,并没有听出我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随后终于还是开口,果真是对我坦白了今晚的事情……几分钟后,还是在我和婉儿所在的房间里,此时婉儿已经对我陈述完了今晚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

    “也就是说,今晚是你们公司的那个赵组长约你出去吃饭,然后在饭桌上调戏你,结果刚好被当时也在那里吃饭的余江碰到了,把你给救了?”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一个经过。”

    听到婉儿的肯定回答,我的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不过却又莫名的有一丝失望,只不过眼下好像并不是考虑这些杂念的时候。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好吧,那你傍晚的时候怎么还打电话骗我说你是在加班呢,干嘛不告诉我是那个赵组长约你出去吃饭了。”

    “我敢告诉你嘛,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赵组长一直对我色眯眯的,我怕如果我告诉你实情的话,你肯定不会让我去了。”婉儿轻轻白了我一眼。

    “我当然不会让你去了,既然你都知道他对你不怀好意,那你怎么还要答应他呢?”

    说起婉儿口中的那个赵组长,名叫赵鑫,之前婉儿就告诉过我很多次了,这个家伙一直都对婉儿色眯眯的,有时候甚至还会动手动脚的占婉儿便宜,如果不是因为婉儿拦着我,又考虑到婉儿还在实习期没有转正,我早就冲到她们公司去揍那小子了!

    可是今晚婉儿不仅去赴了那个赵鑫的约,而且还故意隐瞒我,不想让我知道这件事情,这就让我有些不能理解了。

    “哎呀,我还不是为了马上到来的转正名额嘛。”

    转正?对了,眼看我和婉儿都已经在各自的公司里工作了差不多三个月了,貌似我的转正日期也就快要到了。

    “本来我是以为,他约我出来吃饭,顶多也就是在语言上再占我一些便宜而已,所以我才会答应他的,毕竟他的话对于我是否可以转正还是有不小的作用的,结果哪里会想到,他居然是想……”

    婉儿的话没有说下去,不过我已经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看来这个赵鑫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唉,好吧,看来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婉儿,我刚刚在楼下看到你坐余江的车一起回来,我还以为你是和他……”

    “什么嘛,老公你乱想什么呢,我和他根本没有关系了好不好。”

    “是是是,确实是我想多了,是我的错,婉儿你别生我的气好吗?”

    婉儿本就冷艳的模样,配上此时略微有些嗔怒的表情,着实给人一种高傲女神的感觉,不过很快的,她的脸色又缓和了下来。

    “不过……”

    “嗯?不过什么?”察觉到婉儿的情绪变化,我的心里突然有些好奇。

    “不过今晚余江他帮我解围的时候,是……是以我男朋友的身份。”婉儿的声音很小,眼神里更是写满了担忧,紧张的注视着我,观察着我的表情。

    “啊?以你男朋友的身份?”

    “嗯,不过老公你千万不要误会,那是因为当时的情况,余江他怕自己以朋友或者陌生人的身份过来的话,赵组长会嫌他多管闲事,搞不好还会闹起来,所以他就直接以我男友的身份过来找我了。”

    “那这样他们就没有闹起来?”

    “嗯,没有,赵组长一听余江是我男朋友,马上就收敛了,而且余江也假装没有看到他刚刚占我便宜的事,只是装作刚好在这里看到我,于是就过来了而已。”

    “这样啊,那照这么说来,余江他做的确实还算可以,也算是保住了你和那个赵组长之间的颜面。”

    “嗯嗯,所以老公你千万不要多想,我刚刚就是怕你多想才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呢。”

    “好啦,我才没有那么小气呢,况且还多亏余江遇见了你们,不然今晚还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仔细想了想,我的情绪也算是冷静了下来,毕竟这件事要真说起来,我好像还得谢谢余江,毕竟要不是他的话,估计婉儿今晚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地脱身吧。

    “不过,那个赵组长那里,婉儿你打算怎么办,我猜他肯定不会就这么放过你吧,说不定哪天还会找机会继续对你下手呢。”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心里放下余江的顾虑后,我不由得再一次想起了那个赵组长,作为婉儿如今在公司里的实习组长,这家伙对婉儿的威胁其实更大一些。

    听到我的问题,婉儿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重新抬起头看向我,眼神里透露着一丝坚定,似乎已经在心里拿定了什么主意。

    “其实刚刚在回来的路上我就已经想好了,大不了我就不期待什么转正名额了,实习期到了以后我就离开,重新找工作去。”

    婉儿的语气听上去好像很轻松,可是当我听到她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明显还是能够感受到她心里的不舍,毕竟重新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尤其是在当下大学生泛滥的年代。

    可是,我又能够为婉儿做什么呢?没钱没势,眼下也就勉强能够养活得起我自己,总不能为了一份工作,劝婉儿委曲求全的任由那个赵鑫侵犯吧?

    我的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一时也不知道该对婉儿说些什么,然而我多想自己能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养得起婉儿,不再让她这么辛苦,每天就只需要开开心心的陪在我身边就好,其他的什么都不用她去想,一直生活在无忧无虑的世界里。

    “婉儿,我……唉,都怪我没有能力,不然也用不着你像现在这么辛苦了。”

    “傻瓜,你瞎说什么呢,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努力,一起打拼出属于我们自己的一切吗?你干嘛要把责任都怪在自己的身上嘛。”

    “嗯,是,我们要一起努力,婉儿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以后我一定要挣很多很多的钱,让你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再也用不着看别人的脸色。”

    “嘻嘻,好啦,傻瓜老公,突然搞的这么煽情,干什么呀,怕我以后嫌弃你没有钱,跟着别人跑了呀?”

    “呵呵,我知道你不会的。”

    “知道不就行了,那你还……嗯……”

    我没有再让婉儿的话继续说下去,一把将她的身体抱进我的怀里,四目相对,双唇相接,仿佛此刻只有深深地热吻,才能表达出我对她的浓烈爱意……第二天一早,趁着婉儿还在熟睡中的时候,我早早起床,准备去厨房给她准备早餐,结果在厨房里碰到了同样早起的余江,于是我告诉他婉儿已经把昨晚发生的事情都告诉我了,随后我还特意向他表示了感谢。

    余江表现的很客气,回答说如今我们既然都住在一起,互相帮助一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谁让他刚好遇到了呢,只要我不会多想什么就好。

    在和余江的闲聊中,我得知,原来他现在的工作单位正是婉儿所在公司旁边的那家法院,难怪他们昨晚刚好去了附近的同一家饭店,也正是我昨晚原本想要带婉儿去的那家韩国料理店,这也看出那家店铺最近还真的是很火。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好几天,这一天我正在公司里正常上班,突然有位同事过来告诉我说部长找我,让我去办公室一趟。

    算起来,我来公司实习已经有三个多月了,虽然偶尔也有去过部长办公室几次,不过被单独约谈的时候还真是一次也没有,所以这次部长突然找我会是什么事呢?

    冥冥之中,我突然猜想到,难道是和转正有关?

    来到办公室之后,我们部门的部长刘松很客气的招呼我坐下,然后一阵无关痛痒的客套话之后,刘部长终于说明了找我来的目的,果然就是转正!

    “说真的,彦川,你的美术底子很好,专业知识也十分过硬,最重要的一点是,你的工作态度相当认真,愿意吃苦,这是现在的大多数年轻人所不具备的,所以呢,我这次找你来其实就是想告诉你,公司决定正式录用你了。”

    听到从刘部长嘴里说出来的消息,我的心情相当高兴,这么长时间以来没日没夜的工作加班,总算是有回报了啊!

    “另外呢,我其实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不过这一点就要看你自己的决定了。”

    “什么好消息啊部长?您就别跟我卖关子了,赶紧告诉我吧。”

    “哈哈哈,你小子,好吧,那我就直接跟你说了。”

    年过四十的刘部长,似乎就喜欢这么折磨人,每次说话都不喜欢直接把话说完,仿佛就喜欢看到我们这些员工着急的样子。

    “其实呢,是我最近一直有给你升职的打算,毕竟你也知道,当下我们这个行业的人才还很少,而在我们部门更是没有几个像你这样的好苗子,所以呢,我是考虑先把你提到美工三组的组长位置上,你看怎么样?”

    “真的吗?部长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哈哈,这怎么会是开玩笑呢,不过我刚刚也说了,这主要还得看你自己的意思,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也就意味着你以后可能要更加辛苦了,另外呢,明天有一个去H市的技术讨论会,如果你确定愿意做这个职位,那我也打算派你过去,多学习一下。”

    幸福来的太过突然,着实让我有些不敢相信,不过我的心里也清楚,这完全都是因为部长看重我,不然我不可能白白得到这么好的机会,既然如此……“我当然愿意了,部长,多谢您能够这么看重我,今后我一定更加努力的工作,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呵呵,好,好,以后继续努力,你的前途可是不可限量啊,呵呵呵。”

    办公室里,我信誓旦旦的向刘部长做着保证,表达着自己的雄心壮志,坐在我对面的刘部长则是一脸笑盈盈的表情,对我抱以期待和鼓励。

    放心吧婉儿,我以后一定会更加努力的工作,一定会做出一番事业,给你更好生活,让你永远安心的陪在我的身边!
第四章当我把自己转正和升职的消息告诉婉儿的时候,婉儿的心情简直比我这个当事人还要高兴,甚至让我有一种转正的人不是我而是她的错觉。

    到了晚上的时候,婉儿说什么也要帮我好好庆祝一下,于是我们合租房里的五个人聚在一起,买了很多啤酒和外卖,一同庆祝我的事业迈出了最为重要的第一步。

    当天晚上,我们大家聊的非常开心,后来还一起打牌玩游戏,虽然第二天大家还要上班,但是我们还是玩到很晚才各自醉醺醺的回到房间里休息,可见大家的心情都很不错。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前几天又经历了婉儿和她们公司那个赵组长的事情,如今我对余江的印象也是好了不少,而且我们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至少目前已经算是比较不错的朋友了。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第二天,因为我还得去H市参加技术研讨会,所以虽然头还稍微有点痛,可我还是不得不早早起床,和婉儿他们打了个招呼之后,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出发赶往了机场。

    H市作为国内有名的动漫游戏产业基地,能够来这里参加技术研讨会可是每一个游戏设计师的梦想,作为其中一员的我自然也不例外。

    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行程,中午十二点左右,我降落在了H市的机场,给婉儿发短信报了个平安之后,我又马不停蹄的乘车赶到了此次研讨会的举办地,H市动漫游戏产业园,随后在工作人员核实完信息后,把我带到了附近入住的酒店。

    折腾了一上午的时间,这会儿我才终于能够缓口气,好好休息一下,毕竟从明天开始,这场研讨会要开一个周的时间,为了保证有足够的精力,今天我必须要好好休息。

    简单吃过午饭,午后的倦意很快袭来,加上昨晚的宿醉和今天上午的舟车劳顿,很快我就睡了过去,而这一睡居然就是一下午的时间,直到晚上七点半左右,我才终于醒了过来。

    黑暗中,我拿过床头的手机,居然有好几条未读短信和未接电话,而且都是婉儿找我的。

    糟糕,难道婉儿出什么事了?

    我的脑袋里第一时间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然后也顾不得看短信,赶紧给婉儿回过去电话,结果电话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我心里的不安越发强烈起来。

    为什么婉儿会不接电话呢,难道真的是出什么事了?该不会是那个赵鑫又找婉儿麻烦了吧!?

    对了,我应该先看一下婉儿发过来的短信,说不定她在短信里有告诉我呢。

    连续拨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有人接,这时我才想起手机上还有好几条婉儿给我发来的未读短信,于是我赶紧点开,从第一条开始逐条往下看。

    “老公,你在休息吗?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哦,刚刚接到通知,我也被公司正式录用啦,嘻嘻嘻,好开心呀。”

    呵呵,看完这第一条信息,还真的是一个好消息,没想到昨天我刚转正,今天就轮到婉儿了,这么说来,难道这会儿婉儿她们又在庆祝了?所以才没有听到我的电话?

    第二条信息的接收时间是傍晚六点左右,这个时候婉儿应该已经下班回家了吧?

    “老公,我现在正在小区楼下的那家咖啡厅呢,和赵鑫一起,他又约我了,不过他这次是来给我道歉的,我刚刚才知道,原来余江把那天他骚扰我的事反应给我们公司的上层领导了,难怪今天在我转正的同时,赵鑫也被撤职成普通员工了。”

    刚看到这条短信的前半段时,我还在紧张婉儿居然又和赵鑫单独见面了,然而在看完整条内容之后,我顿时又感到了一些惊讶,没想到余江居然还跑去婉儿她们公司举报赵鑫了,不过虽然余江现在是在法院工作,可是以他的职位,应该也不可能在婉儿的上层领导那里起到太大的作用才是吧?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疑惑中,我继续点开了下一条短信,不过我的心里还在思考着余江的问题。

    余江这么有心的帮婉儿解决了赵鑫的骚扰,真的只是出于老同学以及合租室友之间的互相帮助吗?还是说,他心里其实还对婉儿有什么想法?

    “老公,出事了,余江的爸爸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市医院里抢救呢,我这会儿正让赵鑫送我过去。”

    我心里对于余江的猜疑还没有个结果,突然看到这样一条消息,瞬间把刚刚的念头全都抛到九霄云外,一时间又开始担心起余江父亲的安危。

    唉,没有想到,我才刚离开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婉儿她们那边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也不知道现在的具体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接下来,好像就只剩下最后一条未读信息了,接收时间是在半小时前,希望这里面的内容会是一个好消息吧。

    “老公,你在忙吗,怎么一直没有回我?余江的爸爸已经暂时没事了,你不要担心,不过刚刚赵鑫送我过来之后,我们在病房外面遇到了余江的妈妈,赵鑫还不知道余江其实并不是我男朋友,结果就和余江妈妈聊了几句,弄的现在余江妈妈也误会我和余江的关系了。”

    最后一条信息读完,我顿时感觉自己的脑细胞都快有点不够用了,目光毫无意识的直直的盯着眼前的手机屏幕,脑海里飞速旋转。

    这他妈都是闹了些什么破事啊!出了车祸的余江父亲并没有什么大碍,原本应该算是个好消息,可结果那个赵鑫居然又惹出了麻烦,把他不明实情的婉儿和余江之间的关系告诉了余江的母亲吗?

    那也就是说,现在的婉儿和余江,在余江母亲那里已经成为情侣关系了吗?

    不过她们应该可以解释清楚的吧?这应该不算是一个多么复杂的问题吧?

    正当我的心里陷入一阵忧虑的时候,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赶紧回过神来,定睛看向屏幕,居然是婉儿打过来的!

    “喂,婉儿!”此刻我的心情有些急切。

    “老公,你终于接电话了。”婉儿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有些累,不过可能还有终于打通我电话的缘故,像是终于松了口气。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了,婉儿,余江的父亲没事了吗?”

    “嗯,叔叔他已经没事了,还好只是腿伤稍微严重一些,头部的伤比较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这样啊,那就好。”

    再次向婉儿确认了余江父亲的情况,我心里的石头总算是彻底放了下来,不过随即我又想到了婉儿和余江的问题。

    “那你呢?你和余江的关系,有向余江的母亲解释清楚吗?”

    我的话音落下之后,婉儿奇怪的并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沉默了片刻,导致我们之间的通话陷入了一阵莫名的安静,这一静,立即让我明白了什么。

    “婉儿你没有解释是吗?”

    “老公,我……”

    “为什么,婉儿?”

    “老公你听我解释,其实当时余江本来是想对他妈妈解释的,可是被我拦住了……”说到后面,婉儿的声音越来越小。

    “为什么?难道你是想让所有人都误会你和余江才是恋人的关系吗?”

    虽然我的心里有些生气,可我还是尽可能的保持住冷静,想要知道婉儿之所以会这么做的原因,因为我的心里其实很清楚婉儿她到底有多爱我,所以我很好奇,为什么婉儿会宁愿让余江的母亲误会自己是余江的女友也不澄清事实,表明自己已经名花有主的实情。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老公,你误会我了,我是看到余江妈妈因为自己丈夫出车祸的缘故,当时的情绪很差,连饭都不肯吃了,可是后来当她听到我是余江的女朋友时,突然就有了精神,而且一直握着我的手不放,最后还在我的劝说下吃了一点东西,所以我才暂时不忍心让余江告诉他妈妈实情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说到底,婉儿你这个外冷内热的傻丫头又在爱心泛滥了,唉,也罢,谁让我就爱你这一点呢,看来也只能是先依着你了。

    “好吧,是我没问清楚就胡思乱想了,对不起婉儿,是我做的不对。”

    “哼,你还说呢,我刚刚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一直不接,害的我都没有机会给你讲清楚情况。”

    “哦,我刚刚是在睡觉来着,手机调静音了没听到,你也知道,我今天坐车累了一上午,明天开始又要连续开七天的研讨会……”

    “好啦,我知道老公你不是故意的,而且我刚刚也有看到你给我回过来的电话,不过我刚刚一直在忙着收拾东西,所以也没有听到。”

    一番解释下来,我和婉儿的小矛盾很轻易地化解了,并没有因为这件小事而吵起来,这应该说是我们恋爱这些年下来慢慢磨合的结果吧,除了前一两年以外,如今总是很能够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了。

    “收拾东西?婉儿你在收拾什么啊,是要拿去医院给余江他父亲用的生活用品吗?”

    “啊,这个……”

    奇怪,婉儿怎么又吞吞吐吐起来了呢,难道她还有什么情况没对我说吗?

    “怎么了婉儿,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

    “嗯,我怕如果说出来的话,老公你肯定又要误会了。”

    唉,搞什么,难道今天这个日子不适合出行吗?

    “好啦,没事的婉儿,有什么事你就全都告诉我吧,我保证不会再胡思乱想了,好吗?”

    “真的吗,你确定?”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好吧,其实……其实我刚刚是从医院赶回来,正在收拾我们的房间。”

    收拾房间?婉儿这又是在闹哪一出呢?

    “收拾房间干什么?”

    “收拾房间,是因为……因为余江的妈妈晚上会过来休息……”

    听到这里,我心里瞬间冒出了一股相当不好的预感,我已经猜想到了问题所在。

    “也就是说,婉儿你是把我们的房间收拾出来,然后布置成你和余江同居的假象了是吗?”

    “嗯,不然一会儿余江的妈妈过来就会发现我和余江在骗她了,老公……你生气了吗?”

    “那我的东西呢,婉儿你收拾到哪里去了?”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都放到余江的房间去了,我们跟他妈妈说你是一个人住,这两天出差去了,所以他妈妈今晚过来就是要在那个房间里休息。”

    “那……你和余江今晚……”

    按照婉儿目前所说的意思,那岂不是就表示,今晚她会和余江以情侣的身份睡在我们的床上!

    “我和他不会睡在一起的,这点你放心吧老公,晚上余江会留在医院里照顾他爸爸,等到明天白天再换他妈妈过去照顾,然后余江白天再去上班。”

    听到婉儿的说明,我这才稍微松了口气,生怕余江会趁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借着和婉儿同床共枕的机会对婉儿做出点什么。

    “老公你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婉儿关切的声音,再次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唉,说不生气是假的,不过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吃醋和担心你,婉儿,你说余江那小子,会不会真的还对你有感情啊?”

    “怎么可能,老公你怎么又在胡思乱想了,我和他现在就只是合租的室友关系而已,根本就没有其他什么感情了,你就别多想了好不好?”

    “不是,我知道婉儿你肯定是这么认为的没错,可是我觉得余江他……”

    “哎呀,如果老公你真的放心不下的话,那大不了我就不管他的事了,一会儿我就去跟他妈妈说清楚,澄清我们的关系。”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婉儿,你先别激动,我只不过是担心,万一余江误会了你对他的心意,以为自己还有机会跟你旧情复燃,那么事情可就不好处理了。”

    察觉到婉儿对于我的猜疑有些不太高兴了,我赶紧向婉儿解释清楚我心里的意思,随后手机里又是一阵沉默,我猜想婉儿应该是在考虑我刚刚所说的话吧。

    “那……那要不然,之后我再找机会暗示一下余江,让他知道我对他没有其他的想法?”

    或许是为了印证我心里的猜测,果然没过多久,婉儿就重新开口,沉吟着询问我接下来的做法是否合适,刚刚略微有些生气的情绪已经消失。

    “嗯,这样也行,免的他误会了你的意思,闹出不愉快,提前和他说清楚还是有必要的。”

    “嗯,好吧,那就听老公的。”

    听到婉儿的语气重新恢复了对我的温柔,我的心情也总算放松了下来,至于接下来余江会和婉儿同居的问题,仔细想想,似乎也是眼下没有办法的行为了,不过我相信婉儿肯定不会和余江发生什么,更何况他们俩只不过是做做样子,到了晚上休息的时候余江就会到医院里去照顾他父亲了,所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几分钟后,又和婉儿腻歪了几句情话,我们这才挂断了电话,房间里一时间又陷入了安静。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挂断电话后的婉儿,应该就直接赶去医院接余江的母亲了吧?不知道余江会不会也跟着她们先回家一趟呢?如果回去了,他是不是就得和婉儿进同一个房间了?

    不知不觉间,我的脑海里居然浮现出余江和婉儿紧紧抱在一起的画面,在我和婉儿房间里的床上,赤身裸体,热吻抚摸,尽情缠绵……不!我他妈的在想什么呢!这个时候我又不在婉儿的身边,又没有在和婉儿做爱,想这种意淫的东西干嘛啊!

    不行,我还是放心不下,万一婉儿真的被余江玷污了怎么办,到那个时候,远在异地的我根本连半点情况都不知道,那我岂不是连哭都来不及了?

    对了,子鹏!我可以让子鹏帮我随时注意着余江的动静啊!没错,就这么办!

    想到这里,我刚要拨通子鹏的电话,手里的手机就又一次响了起来。

    是子鹏打来的!

    “喂,子鹏,我刚要打给你呢。”

    “靠,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怎么,你已经知道余江家里的事了吗?”

    “你说呢,婉儿她刚出门去医院接余江他老妈了,我怎么可能还不了解情况,倒是阿川你,怎么样,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

    略一迟疑,又考虑到婉儿的安危,最终我还是把自己的打算对子鹏说了出来,拜托他帮忙照顾婉儿,同时多注意余江。

    “唉,没想到你还真的同意了婉儿那个傻丫头假装余江的女朋友,我真不知道阿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也没有办法啊,毕竟余江他父亲刚出了事,这个时候他母亲正是情绪低落的时候,如果再得知婉儿和余江的关系是假的,那……唉……”

    “得,咱们两个大老爷们儿也别在这长吁短叹的了,我明白这个理儿,要怪也只能怪婉儿的那个人渣组长,不仅骚扰婉儿还闹出了这个麻烦,总之你不用担心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肯定会帮你照顾好婉儿的,绝对不会让余江欺负她,你就放心吧。”

    “呵呵,好,多谢你了子鹏。”

    “切,少跟我来这套,咱们俩的关系有必要说谢吗?不过我这个周还有战队赛啊,唉,看来只能是舍生取义,抛弃游戏里的那群哥们了。”

    “哈哈,你小子,大不了我回去以后请你吃饭,算是对你舍生取义的补偿了,这总可以吧?”

    “OK,就等你这句话呢,哈哈哈。”

    和子鹏挂断电话后,我的心里总算放心了一些,再怎么说子鹏也是我多年的同窗好友,有他在婉儿身边盯着,就算余江想要对婉儿下手,也绝对不可能再有机会了吧?

    九点钟左右,我再次收到了婉儿给我发来的信息,告诉我她已经从医院里把余江的母亲接回家了,此时他母亲正在余江的房间里休息,当然了,在余江的母亲看来,还以为自己住的那间房间是我的,而她的儿子余江是和婉儿同居住在隔壁的。

    当晚,余江果真留在了医院里照顾他父亲,没有回来,这不仅是婉儿告诉我的,也是我从子鹏那里得到的相同的消息。

    随着第二天的到来,研讨会的正式开始,我投入到了紧张又让人激动的学习与探讨中,至于婉儿那边的情况,则由子鹏随时向我汇报着,一时间我也没有太多精力再去担心,只是期盼着时间可以过的快一点,研讨会能够早点结束,让我尽早回到婉儿的身边。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家庭乱伦

家庭乱伦
点击:27107-0502:42蜂腰臀翘的岳母1
点击:36007-0502:47和丰满姐姐间的乱伦
点击:33807-2602:50想要妈妈
点击:25709-2521:20房东春辉因果报应2
点击:24706-1502:13女友一家的乱伦1
点击:20806-2302:59我家的乱伦
点击:19806-1702:23母女穴洞的常客
点击:64607-0601:44操小姨子和她女儿
点击:40209-1509:30劫后母子情
点击:31907-0502:45我和岳母的恋情1
点击:30207-0303:39母子集中营
点击:12809-1509:40我愛她,年輕豐滿的後媽
点击:21506-2702:22岳父病了之后的岳母
点击:15408-0403:31勾引表弟
点击:8609-2521:17房东春辉因果报应1
点击:61507-0402:20我轮流干了妈妈和她的三姐妹
点击:38108-0602:36从精神出轨,到肉体沦陷,娇妻陷入换妻泥潭的心路历程作者:闺房之乐
点击:30607-0303:35父子换妻记1
点击:21407-2602:48小学校长
点击:26107-2602:4712岁那年与表姐的一次亲密接触
点击:16406-1802:17发情的妈妈
点击:23606-2902:29上了穿丝袜的妈妈
点击:53907-2602:49勇插奶奶,岳母和妈妈
点击:49707-2602:48女儿的小穴
点击:24307-0303:37纵欲母子
点击:33207-0402:16甘愿被爸爸干的女儿
点击:42207-2901:20儿媳妇小可的故事儿子三峡工程忙,老爸扒灰精力旺
点击:17607-0303:38寂寞的小姑姑1
点击:30107-2602:49姑苏美女亲娘,母子寖淫在天堂
点击:37707-0502:46公公泡儿媳
娇妻绿我心2,陈冠希门照张柏芝网盘,陈冠希门照张柏芝原图,陈冠希明星裸照,陈冠希哪里人,陈冠希内射
陈冠希门照张柏芝网盘笑笑话网-爆笑幽默笑话、搞笑经典笑话、夫妻小笑话合集,云集好笑的笑话,令您开心乐翻天,陈冠希门照张柏芝网盘各种爆笑幽默笑话,搞笑经典笑话,夫妻小笑话让你天天好心情。
TOP反馈